Alain De Botton(上)-我为什幺写作、我要写一

你为何写作?什幺样因素鼓舞你成为一个作家?

我写作的原因其实很简单,就是要抒发心中那股郁闷。无论是受到人家的讽刺也好,不尊重也罢,又或者是对于孤单一个人感到彷徨害怕,写作是一个沟通工具,用来疏解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诸多不满。写作可以让你阐述秘密,痛快地表露出平常不敢在亲友前展现的神奇的一面。文学,就是一个可以让各种奇特与怪异尽情发挥的平台。

当你感到烦躁的时候,我建议你拿起一支笔,好好地与自己对话。把身上所有不满的情绪都诉诸眼前的纸张。有些人面对压力的方法是运动或者饮酒,我的方法是写作。

当知名作家Phillip Roth被问到他为何写作时,他戏谑地回说:「很简单,就是要追女孩子。」道出这名句时,他已届天命之龄,开玩笑之余,简洁地说出爱情的本质。爱情的背后就是两个人对彼此无限地好奇、无限地交流与认识。写作提供了一个让作家认识自己的平台,写作让自己更可贴近真实的自己,那便是提升自己内涵的最好方式。当然,若你想要认识更多女孩子,这个方法也是行得通的。

上述几点是我这几年写作以及阅读的最大原因。

社交媒体发展蓬勃,对你的写作带来什幺影响?

社交媒体对作家最大的影响莫过于可以更直接更快速地跟读者对谈。以往的信件交流或许要花上数星期光阴,现在以电子邮件沟通,不到数分钟就可以回一封电邮。这可能使某些读者感到不开心,好像我回得太快没有特别重视他们一样。

话说回来,社交媒体的发达使作家5者的的神秘面纱逐渐剥落。然而,也庆幸亏从这些直接对话、从读者的反馈中学得更多。

社交媒体是个极为方便的平台,让我可以很轻鬆地储存或查询可能有用的资料或是想法(例如将一些有趣的影片放上YouTube,待日后灵感来的时候观看)。另外,这也是一个绝佳观察市场反应的好东西,我可以更快地得知观众群有哪些,他们如何分布⋯⋯等资料。

根据一项统计,逛书店的人有8成其实不买书,要在茫茫书海里找到一本适合自己的书谈何容易?哪一本好书才是最适合自己的书呢?这情况有点像谈恋爱,诸君如何在人海中找到真爱呢?现代科技最大的威力就是可以将作家与读者紧密的扣在一起,让彼此知道哪些书适合哪些人。

若有机会访问历史上任何一个人,你会选择谁呢?或者是可以知道任何事情的真相?

其实我并不会想访问任何你听过的圣君贤相,我比较有兴趣的东西是每一个个体心底最深的那个秘密。到底什幺才是身为人的真相呢?是以跟访问名人得知他们想要藏起来的秘辛,我更想要知道普通人之所以为一般普罗大众的原因。

我们惯于将我们的焦虑掩藏,忧虑的出现似乎是对现状的警告,它难以让人轻易随便忽略。我们担忧很多问题,例如我们存在的意义,在世界上的定位是什幺,未来的走向将往何处等等。这些问题被提出来的时候,我们会被迫面对一个可怕的现实,那就是我们并没有想像中的坚强,我们害怕有负所託,让人家失望。

这些问题是举世皆然的,这也是为什幺我们会有庆祝祭典,因为我们可以藉由相聚的片刻,一同握手思考,反思深刻的议题。 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连结不像以往那幺紧密,每个人如同一个个的原子般独立,不再信任他人和分享心底的秘密。

是以艺术在现代社会的意义尤其重要,艺术让我们重新体认到身为人类那普世的人性所在。进入艺术可以重新启发我们对人文的关怀,无论是由一页书纸或是一幅画作,都是我们找回对生命的感动的好桥樑。

Alain De Botton(上)-我为什幺写作、我要写一
左起:Simon Sebag Montefiore(苏联历史作家)/ Alain de Botton(知名知性作家)/ David Tang / Carol Thatcher(铁娘子柴契尔夫人之女)|
你具有非常多的身分与背景,对于用非母语写作有什幺看法?

语言以及认同的确带给我很多困扰。我的背景十分多元;我父母会说的语言繁多,包括德文、阿拉伯文、法文、英文等。我自己的名字就是一个法文与西班牙文的综合体。

我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专精于某一种语言,而我选择了英文。精通多种语言的好处是写的书可以轻鬆地翻译成多种文字,卖到更多国家。有时候我把写好的一段稿给太太过目,她会指出,「这个语言逻辑应该是德文吧,看成英文真是不方便。」

我一直希望我的文章能获得全世界读者认同,是以我一直避免让自己被特定的文化背景限制。 写出能够让全世界不同地区、不同习俗的人都有所感动、得到共鸣的着作,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标。

中国崛起的趋势是全世界无法忽视的,请问你有没有想过写中文或关于中文的哲学着作呢?

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,其实这几年一直有规划写一本关于东方文化的书,书名叫做《东方的慰藉》(Consolation of the East)。

东方文化一直令我十分着迷,因为它的神秘与内涵与我所熟悉的西方文化大相逕庭,前些日子我无可救药地爱上韩式陶土,而我藉由韩式陶土一步一步无可自拔地陷入东方文化的魔法。

我也想藉这次书展的平台招募愿意与我共同写作这本着作的研究员,他必须对东方哲学体系极为娴熟,并且能够忍受与我一同工作这件苦差事,在座的朋友若认识这样的人物,请写给我一封电邮,好让我加快进行这个写作计划。

Alain de Botton(下):是哲学家还是作家?最喜爱的文学类别是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