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遗忘的史书:1911年台湾总督府出版德文版《台湾的卫生状况

最近参加高中同学会去游览北海道,不少人传染上感冒,虽然症状轻,有些人还发点烧。回台湾在机场过关时,有人因稍发烧被请出来询问,须留下连络方法,卫生机构后来还去查问后续状况。

因为曾在本刊写过一文〈新加坡是兹卡;台湾是登革模範〉,写台湾检疫工作做得不错,有人来询问台湾的检疫历史,我说会去查看看。

收集台湾检疫资料时,目前主管检疫的台湾疾病管理署网站,网站上的「沿革及成果」仅从1948年讲起。用Google去搜寻,早期资料也很少。在一个搜寻硕博士论文的网站,可找到不少有用资讯。在此找到两本讨论检疫的硕士论文,一有关日据时代海港检疫的研究,另一则讨论检疫组织的变革。两论文的摘要看到不少好资讯,但参考文献中均未列出高木友枝博士用德文写的DiehygienischenVerhältnissederInselFormosa《台湾的卫生状况》。

被遗忘的史书:1911年台湾总督府出版德文版《台湾的卫生状况

这本书不但在医学及公共卫生史上是很重要的书,在19到20世纪交接之际,对台湾基本公共建设及当时的台湾历史文化,也有很精要及难得的资讯及讨论。这本重要的卫生史书因为大家不熟悉德文而常被忽略。我在大学时学过两年德文,还上过教育部办的补习班,程度仍差劲,虽然以前就知道有此书,却因为看不懂而感到非常遗憾。

回到美国后,刚好得知周烒明教授前辈翻译出版了这本重要卫生文献,书中就有一章讲〈检疫步骤(Quarantineprocedures)〉。接到英译书后,才知道这是节译版而删去少掉不少图片,有数据的表格也只有一个,非常可惜。儘管读英文版,发现还是有困难处,譬如检疫这章中「…thedirectorsoftheKenandChōatthattime」,到底什幺是「KenandChō」相信很多人不知道。读日据时代有关台湾的外文书,都有些类似的困难,心想若有日文版本应可了解更多。

被遗忘的史书:1911年台湾总督府出版德文版《台湾的卫生状况

本书是1911年在德国德勒斯登(Dresden)举办万国卫生博览会时由台湾总督府出版。总督府想利用此机会来宣扬日本在台湾的卫生建设,如何改善台湾人健康,让人知道台湾在日本殖民后有什幺样的进展。特别组织一个委员会,专案準备参加博览会展览,更因此请要去参加盛会的高木友枝博士,以德文着书于展览期间同时出版。高木友枝留德而且夫人是德国人,德文自然写得很好。却也因为是用德文,目前这本书常被人忽略。

115年后,很庆幸日本政府当时出版了这本书,不然那次大多数的展览品,想早已成灰烬。这本书很多图书馆可借到,网路上也有人卖旧书。因为百年多以前的书已无版权,网路上的德文版并不难找到,康乃尔大学和柏克莱加大网站有德文全文版。英文版缺的图片及表,德文版都有。很可惜不是数位档案,而是用照相或影印的图片档案。

数位版全文则无法找到,若有数位化版时,那就简单多了,可複製全文再使用德翻英的自动翻译,就可阅读英文。自动翻译一般而言,从中日文翻译或翻到中日文不甚正确,我的经验德文翻成英文相当不错。

再回到上述的「KenandChō」的问题,像我这样1946年才进小学,全受「中华民国教育」的,未受日文教育,自学的日文程度有限,只能猜大概是「县及州」。另外文中提到五个地名,德英文都用一样的「Kilung、Tamsui、Amping、Takao、Rokkō」,不少人应该可以猜出前四字是基隆、淡水、安平、打狗(高雄),相信很多人不知道「Rokkō」是何地?这是鹿港,用日文发音而来。

这英文版的地名,绝大部分都跟德文本一样,是根据德文字来发音,如「ō」英文没有,而「Ch」德文发音也不同于英文。除了使用年轻辈不通晓的日文发音外,还有另一大问题──用的是1911年时代的地名,现在早已不用,很难知道是哪里。譬如「Kansaiho」,看到英文版书后附录的对照表,原来是我的故乡关西,从旧名「咸菜硼(鹹菜瓮)」的日文发音而来。

还有些则是当时外国人常用的外语字,当时原住民、平埔族或古老用语的地名、人名或其他字,年轻一辈不知用日文发音的汉字,例如Ako、Gyubato、Suihenkyaku,分别是屏东(阿猴)、清水(牛骂头)、汐止(水返脚)。当时其他汉字以日文发音,都有类似的问题。

英文译本最后有三页的GlossaryofPlaceNames,把一些外文音的地名列表用平假名注音。从那表学到了不少旧地名,不过那表并不完全。若看网站上的德文版本,更多不知道是何地。这样的情况下,会更殷切地想知道有否日文版,那幺就会用汉字不是日文发音的外文。问了台湾的朋友们,果然有位朋友说有,第二年(1912年)出版,相当大本。

继续讨论此书有关检疫的那章。日文本这章就跟德文本略不同,而且附图不同。德文本的附图是淡水海港检疫分所(图三),日文本则用基隆港务所(图四)。上面提到的「thedirectorsofKenandChō」,我猜想是「县及州」主管,日文本只用「地方官」。那五个港口直接写「基隆、淡水、安平、打狗、鹿港」,用大家习惯的汉字,就较容易了解。

7被遗忘的史书:1911年台湾总督府出版德文版《台湾的卫生状况

日文本检疫这一章名就稍不同,用「海港检疫」,资料比德文本稍多些,而且大概慢一年出版,多了些1911年的资料,刚好那一年有变化而写进去。日文版就说1911年5月,海港检疫所併入基隆港务所。可能因为这样,日文本附图才是基隆港务所。

被遗忘的史书:1911年台湾总督府出版德文版《台湾的卫生状况

谨谢:

周烒明教授赠送英文译本以及师大台湾史研究所徐圣凯先生的帮忙。请看未接到英译本前,写介绍周烒明及高木友枝两博士的拙文〈周烒明英译高木友枝的《台湾的卫生状况》〉。